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遗址保护 > 遗址规划

  等待时间     

马小陶

  我是一座钟,没有指针的钟。

  我在等待。

  岁月从我身边,缓缓淌过。指间流沙,白驹过隙。

  时光之于我,却是止水坚冰。

  第一次见到他,他唤作清。高傲眉目,奢逸性情。

  流连于我身前阵中,徜徉整日。不近我身,却也不舍离去。

  于这迷离阡陌,白白缚了自己,负了光阴。

  中秋月盈,他便含笑启唇,浅吟低唱:万花,万花。何以美如斯?

  一如昨日,痴痴说与我四畔姐妹。

  我无思无忧,竟也想蹙起额角。

  难为他光鲜雍容里,掩不住一缕刻骨颓靡。

  我一直等待。但凭四季流转,风过无痕。

  身边只有我的姐妹,我的清。直到我终于失去一切。

  为君初妆,为君倾世,为君不见人间白头。

  罢了罢了,好过亲睹繁华凋尽,红颜枯骨。

  噬裂天际的赤焰,焚去躯壳皮囊。却已尽数淬得,姐妹们摄人精魄。

  玉殒香余,便注定得这举世推崇,万家怅惋。

  我无悲无泪,那三夜的狼烟烽火,却是灼痛了谁的眼眸。

  如昙怒放,刹那芳华。

  却为何还要亲见,他的尊严荣宠,弹指幻灭。亲闻声声哀号,宛转凄怆。

  几番浴火之间,残喘苟全。

  倾刻已是绝路。

  奈何桥下,有水忘川。愿君来世,龙翔九天。且莫重蹈覆辙,蹉跎华年。

  切记,切记。

  或许,再也等不到相见之日。

  半晌失神,一朝思念,仿佛回首竟是百年。

  我无情无梦,这一帘花雨清辉,却又掩映出谁家前世。

  黄襟妖娆,莲影纷乱。

  明灭间,模糊了往日容颜。

  他说:万花,万花。又是中秋月圆了,你还是这般美丽。

  他说:虽然心酸坎坷,辛苦曲折,终于还是让我寻对了路,找到了你。

  他说:迷途中你宛若明灯,我才不曾放弃。终于得偿所愿,来到你的面前。

  他说:你好,万花阵中的小圆亭。你好,我追逐求索的理想。

  他向我伸出手来,细细摩挲如新雕纹。

  他的致意谦和诚恳,为了我们再次相识。

  那人沧桑遍历,意气风发。 

  他的手所经之处,我竟然听到,时光翩然而至的脚步。

  他说:没有改变就没有进步。

  他说:你等到我,我找到你,那么就一起努力前行吧。

  他说:你好。请叫我,中国。

  后记:

  两生两世。

  第一世的主角是我(圆明园万花阵中央的小圆亭,亦喻清的出路)和清(清王朝)。我说自己是无指针的钟,是时间对我静止不需计量的意思。而我的时间之所以静止,是因为清朝高傲奢逸,不思进取,流连浮华,固步梦境。历史停滞不前,建筑物也就无法承载时代的变迁。之后,建于清、盛于清、猝毁于清的我和姐妹们(圆明园的其他建筑)一起历经洗劫,外观虽毁,艺术灵魂和历史价值却仍长存于世。

  第二世的主角是我(修复后的小圆亭,但同时暗喻了共产主义理想)和中国(中华人民共和国)。这一世开始于我重建之前的记忆,回忆中我的精魂见证了清朝的败亡和新的国家政权浴火重生。我沉浸在这样的回忆中辗转百年,直到重生的中国故地重游,把我唤回现实。中国在迷宫(喻救国求索的艰难道路)中历尽曲折,终于找对了方向,接近并碰触了他坚持追逐的如明灯一般的我(小圆亭,同时是照亮中国道路的共产主义理想)。而理想在无人实践,束之高阁的时侯必然是空洞教条、存在缺陷的。只有当中国开始尝试实践共产主义理想时,或者说当共产主义理想被中国找到时,两者开始互相影响而发生变化,以致衍生出“共产主义救中国”和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”等等。所以当中国碰触了我的时候,我的时间又开始流动前行(同时是历史的进步,以及共产主义理想被中国实践所得到的经验和进步)。

  最后的结局,是中国邀请了他的理想,也就是我,携手追寻更加适合彼此的道路;中国也推动了历史车轮的前行,并且开始书写属于自己的历史新篇。

  其实,与中国这一世相对于清的主动求索相比,我在两世中却一直在被动等待,毕竟,建筑物、理想或是历史,都不可能是主动的一方。

  我等待的是时间,或者说,我在等待历史的前进,等待改变和进步的契机。

  我终于还是等到了。

  另外,文中圆明园中的万花阵,仿照欧洲的迷宫而建的花园,建于清朝乾隆年间,是圆明园内一座大规模的欧式迷宫,曾是封建帝王的游乐场所。盛时,每当中秋之夜,清帝坐在阵中心的圆亭里,宫女们手持黄色彩绸扎成的莲花灯,寻径飞跑,先到者便可领到皇帝的赏物,也称黄花阵或黄花灯。

  分享

  

专题活动

20160927jjh-h.jpg
20160927jjh-s.jpg

圆明园官方微信公众账号:圆明园遗址公园

服务热线:62628501

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首页
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清华西路28号 邮编:100084

本网站版权归北京市海淀区圆明园管理处所有,任何人任何单位不得以任何方式随意使用本网站内容
京ICP备06005609号